《瘟疫公司》这款"灭世模拟器"到底给了我们怎样的启示?
栏目:AG规则 发布时间:2020-01-01
前言模拟类游戏能够被人喜爱的原因之一就在于其丰富的拟真感,如果足不出户就能在屏幕上感受到不同的人生体验,那么肯定会有大票玩家为这些模拟器付账。在这些良莠不齐的模拟游戏中,不乏有一些非常出色的例子,比如《欧洲卡车模拟2》(Euro Truck Simu

前言

模拟类游戏能够被人喜爱的原因之一就在于其丰富的拟真感,如果足不出户就能在屏幕上感受到不同的人生体验,那么肯定会有大票玩家为这些模拟器付账。在这些良莠不齐的模拟游戏中,不乏有一些非常出色的例子,比如《欧洲卡车模拟2》(Euro Truck Simulator2)的成功在于高度还原了欧洲城市的风貌与极其真实的驾驶数据、《模拟人生》(The sims)销量额过50亿的背后则是制作人对人情冷暖的细微体察。你可以在这类游戏中成为一名为生活奔波的司机、默默无闻的上班族或摇身一变成为商业大亨,这些极其接地气的生活角色体验模式让人能很快适应游戏的节奏。但如果给你一个机会,让玩家成为死神,你的目的就是将这个蔚蓝色星球上的所有生物屠杀殆尽,你,又会有怎样的游戏体验?2012年5月26日,Ndemic Creations公司上线了一款名为《瘟疫公司》(Plague Inc)的小游戏,截止目前,这款游戏在各大平台的下载量已经破亿,本期笔者将从各个角度分《瘟疫公司》这款游戏的成功之处以及其带给我们的启示。

《瘟疫公司》这款"灭世模拟器"到底给了我们怎样的启示?(图1)


大道至简的游戏创意

当你学生时代上地理课对着世界地图昏昏欲睡的时候,你绝对不会想到未来有一天你会盯着世界地图玩一整天!没有晦涩难懂的大段医学知识及术语,也没有复杂的显隐性遗传规律,《瘟疫公司》能带给玩家的就是一张普通至极的世界地图。作为一款首先在移动端上线的独立小游戏,Ndemic Creations意识到《瘟疫公司》不该以画面或者音乐取胜,当玩家利用碎片化时间打开手机试图摸鱼时,能够真正吸引人的不是复杂的游戏机制和眼花缭乱的氪金界面,而是轻松休闲的操作模式和游戏背景。如此看来,在2018年上线的《旅行青蛙》爆火的背后也是相同的原因。

简单的游戏模式带来的负面作用也显而易见,枯燥、机械,这些都是这类小游戏的通病。玩家在熟悉游戏玩法后也许很快就厌烦了这种"无脑"的模式,比如上文中提到的《旅行青蛙》在爆火一阵后就彻底销声匿迹,毕竟大部分人都不喜欢盯着单调的界面一整天。但是《瘟疫公司》的创意性使这种无聊感彻底消失。

《瘟疫公司》这款"灭世模拟器"到底给了我们怎样的启示?(图2)

玩《瘟疫公司》之前,我们感受一下真正的医学

没有那些晦涩难懂的医学术语,因为在游戏的一开始玩家就可以为自己的病毒命名,然后不断进化自己创造的致命杀器,游戏中也会时不时弹出新闻来说明你创造的病毒给世界各国带来怎样的影响。这种方式不仅可以快速了解全局,也消除了玩家观看单一界面所带来的枯燥感,这与当初《质量效应》中的处理手法类似,玩家在乘坐神堡电梯的时间过长,制作人就在电梯中加入了音乐和新闻!这种做法使得《瘟疫公司》的代入感却十分强烈,玩家就像是一位优雅冷酷的死神,摇晃着高脚杯看着数亿子民在病毒的无声渗透中悄然死去。

《瘟疫公司》这款"灭世模拟器"到底给了我们怎样的启示?(图3)

《质量效应》中漫长但有趣的神堡电梯

当然,死神的工作不仅是悠闲地观望这场人间炼狱,要知道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类也有自己的反制措施,先进的医学研究和医疗设备使得人们可以做出抗击病毒的解药,游戏中会出现解药研发的进度条,这就意味着其实这场战争是存在时间限制的。

所以,如何想要一个完美的开局,玩家需要仔细斟酌零号病人的出生地,以便决定病毒的扩张路线,气候、文化、人口这些都可能成为病毒生长的关键条件。

由此可见,隐藏于单调枯燥的游戏背景下的是复杂精彩的游戏内核,玩家不需要掌握医学知识就可以轻松入门,但如果想要让自己的病毒扩张到全球还是要开动脑筋,也许一不小心,狡猾的人类就会让你数小时的辛勤努力化为泡影!

《瘟疫公司》这款"灭世模拟器"到底给了我们怎样的启示?(图4)


背道而驰的进化模式

1809年拉马克在《动物学哲学》里提出了生物进化的学说假设,为后世的达尔文做出《物种起源》这本著作提供了丰富的理论基础。经过不断的理论发展和研究,人们可以得到的结论之一是生物进化的本质是为了适应环境。

《瘟疫公司》这款"灭世模拟器"到底给了我们怎样的启示?(图5)

自由开发的病症科技树

在瘟疫公司中,玩家创造的病毒必须要经过不断的进化和变异方能达成称霸世界的目的,玩家需要不断达成目标获得DNA点数来进化自己的病毒。当然,病毒在初期的选择上就有很多种花样,你可以选择细菌、病毒、真菌、寄生虫、朊病毒甚至是生化病毒,然后用各种稀奇古怪的进化武装它们,一场普通的流感最后导致一个地区崩溃;孢子病毒乘风四散,灾难如轰炸机一般席卷全球;神秘蠕虫,侵入人们的思想,让人终日疯疯癫癫。这种诡异的病毒选择和进化模式不仅违反了生物进化的初衷,也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玩家猎奇的心理,你不必迎合游戏机制只点亮那些让你变强的科技树,稀奇古怪的症状有时候也能触发人类的一些有趣举动,让游戏达到"反高潮"。

当然,不论是进化成何种模式,游戏中的病毒都由三种属性决定——传染(Transimmion)、症状(Symptoms)和能力(Abilities)决定。这也让繁琐的进化模式直观了不少。这也体现了制作人的聪明之处,一款"灭世模拟器"的本质就是肝肝肝的养成游戏。

《瘟疫公司》这款"灭世模拟器"到底给了我们怎样的启示?(图6)


离经畔道的道德观念

《瘟疫公司》最让我觉得有趣的地方,在于它独特的道德观。

很少有能像这样让人可以从头"丧"到尾的游戏了,以标榜着毁灭全人类为准绳,始终贯彻凡事做绝的原则,将病毒进化成冰冷无情的生化武器,当玩家看到屏幕中出现的"世界上最后一个人类被XXX病毒消灭了"的时候,又会是怎样的心情?

《瘟疫公司》这款"灭世模拟器"到底给了我们怎样的启示?(图7)

游戏中出现的各种新闻,代表着游戏的进度

玩家在游戏中会看到世界地图被代表感染的红色包围,如同一块染血的桌布,这时,铺天盖地的国际新闻弹了出来——贾斯汀比伯遭遇踩踏事件、格陵兰岛上的疫苗研发进展、护工暴动、伦敦奥运会......你所见到的不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拟沙盘,而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类,在灾难前夕,他们在狂欢、呐喊、反抗,他们有自己的主义和信仰,有着自己的喜怒哀乐和纸醉金迷。或许几分钟后,灾难就会降临到他们头上,然后,Game over。

这种离经畔道的残忍道德观给人带来的仅仅是猎奇过后的爽感吗?

《瘟疫公司》这款"灭世模拟器"到底给了我们怎样的启示?(图8)


任重道远的科普使命

一分钟后,飞机在乔莫·肯雅塔国际机场降落。莫内动了动。他还能走路。他站起身,鲜血滴落。他走下舷梯,踏上停机坪。他的衬衫染满血污。他没有行李。他的行李全在体内,是大量增殖后的无数病毒。莫内已经变成了人体病毒炸弹。——《血疫:埃博拉的故事》

《瘟疫公司》这款"灭世模拟器"到底给了我们怎样的启示?(图9)

埃博拉病毒肆虐横行的西非大陆

从河流到海洋,大自然充满了杀手。

人类聪明到驯服了比自身强壮的飞禽走兽,建造了高效的机械化钢铁帝国,但人类也脆弱到被一种小到看不见的微生物轻松夺取了性命。马尔堡病毒、扎伊尔埃博拉病毒、苏丹埃博拉病毒、雷斯顿埃博拉、玛英嘉毒株,每个肉眼都看不见的微观杀手背后都是沉默的伤亡数字。

网络拉近了人们与信息的距离,却也在无形中垒起了人心之间的墙,我们不能透过那些数字感受到灾难肆虐的西非人民有多绝望,毕竟,那离我们还很遥远。

但描述一场灾难有时并不一定要通过数字和图片,游戏也是一种很好的媒介。波兰的游戏开发商11 Bit Studios制作的《这是我的战争》,就通过难民的视角讲述战争带来的危害。从头到尾游戏也没说明战争到底多残酷,以及一场战争到底会让多少百姓沦为亡魂,你只需要操作那些人物,为了一滴水。一口粮奔波至死,就能感受到战后的世界,与炼狱到底有何不同?

《瘟疫公司》这款"灭世模拟器"到底给了我们怎样的启示?(图10)

这不是大国间的战争,这是身居陋室中的——我的战争!

条条大道通罗马,Ndemic Creations通过极致的创意找到了自己通往成功的"道",制作人的高明之处在于,没有痛心疾首地向玩家讲述一场疫情的严重性,玩家只需要在世界地图上打地鼠般地点点点,你就会明白,一场瘟疫爆发后的世界是如何运作的。2019年《瘟疫公司》的原班人马带来的新作《反叛公司》(Rebel Inc)也用同样的方法讲述平叛的艰难。不论是战争、叛乱还是超级大国的解体,都从你刚进入游戏为那个微不足道的小家伙命名时,就开始了。如果说那些科普片告诉人们面对灾难要迎难而上,那么《瘟疫公司》呈现出来的更像是一种向死而生的朋克精神!

《瘟疫公司》这款"灭世模拟器"到底给了我们怎样的启示?(图11)

《反叛公司》的游戏模式与《瘟疫公司》有些相似

所以,当你放下手机,结束这次酣畅淋漓的"灭世体验"之后,是不是也像笔者那样,勤洗手、为房间通风,养成规律良好的生活习惯呢?

人生苦短,在体验了那些灾难过后,更要好好活着。